资讯

法商人的智慧融入民法典——深圳市现代法商研究院全程参与民法典草案修改活动纪实

发表时间:2020.06.02  来源:深圳市现代法商研究院

法商人的智慧融入民法典

 

——深圳市现代法商研究院全程

参与民法典草案修改活动纪实

2019年5月2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第四十五号主席令: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于2020年5月28日通过,现予公布,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一直紧盯着新华网的深圳市现代法商研究院(简称法商院)董事长、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立法学博士曹叠云第一时间获取了新华社发布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简称民法典)的消息。

“下载、打印民法典”。曹叠云一边向助理发出指令,一边通过网络开始了对民法典的快速浏览。总则编、物权编、合同编、人格权编、婚姻家庭编、继承编、侵权责任编,以及附则,共1260条。曹叠云深深沉浸在这早已烂熟于心又百读生香的一行行文字中,从正午到华灯初上。

面对着助理端来的那套厚重的,封面被早已准备好的深红色绶带装点着的民法典,曹叠云喜极而泣。回想起自己领衔亲历专业团队参与对民法典草案学习、修改的过程,曹叠云写下了几个大字:法律必须被信仰。

参与修改草案是法商人义不容辞的天职

2019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了首次由总则与各分编“合体”的民法典草案(简称草案),向全社会征求意见。

当日,曹叠云博士召集了由立法学、民法学、专家学者及执业律师组成的专门团队会议,总结分析团队研习草案各分编达成的共识和存在的分歧,提出了研习“合体”草案的“总分总”方法:在团队全体成员研习完整草案的基础上,依据各自专长,分组研习各编,精确到对各个条款、字句的深度分析,再复归对整体草案的系统研习。团队成员应将自己认为草案中有疑义的地方向研究院提出有理据支撑的修改意见。研究院将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通过推敲审核的草案修改建议。

曹叠云博士指导的小组负责对总则编提出修改意见;王彪律师牵头的小组负责对合同编、物权编提出修改意见;严晟律师牵头的小组负责对人格权编、婚姻家庭编提出修改意见;曹四化律师牵头的小组负责对继承编、侵权责任编提出修改意见。

曹叠云博士回顾了共和国民法艰难曲折的历史进程:续接几代法律人的梦想,经历过1954年、1962年和1979年三次起草民法的挫折,只有在经济社会发展、人民安居乐业、法治深入人心的繁荣盛世,民法典才具有成功编纂的可能。曹叠云博士语重心长的告诫大家,我们法商人一定要珍惜这伟大历史机遇,全神贯注的研修草案,为构建民法典基座建功立业。

 曹叠云说:“孟德斯鸠法学巨著《论法的精神》立有名言‘在民法的慈母般的眼里,每一个个人就是整个国家’至今振聋发聩。 身逢盛世修典的法律人,应承担起编纂出一部合乎公平正义,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典的义不容辞的天职。”

是夜,参与会议的每个成员各自提着厚重的一叠首次“合体”的草案打印本,走过喧嚣的街市,走进安静的书房,开始了虔诚地对草案探微析幽的思辨旅程。

 

我们真的完全与草案合体了

 

2020年4月4日,周六,清明节。曹叠云博士最早到达了法商院设置在深圳彩虹大厦23楼的研究院会议室。九时,草案修改团队的各组成员都戴着口罩悉数聚齐。

曹叠云的开场白简洁有力:“挑选‘战疫’尚在进行的清明节这个特殊日子,召集大家整合汇总各人对草案修改意见,准备成册报送国家最高立法机关,既是对大家取得成就的总结,也是法商人又一次集中学习草案的机会。我们也用这种方式告慰那些已离世的,为民法典做出过卓越贡献的法界先贤们。”

草案修改意见汇总人李创律师在庄严气氛中陈述了172条修改意见涉及草案的具体内容,说明了现在要讨论的139条意见的根据,并表示今天要形成报送全国人大常委会参考的确定版本。

李创律师说,曹叠云率先垂范,以56条个人的真知灼见展示了立法学博士深厚的民法功底。全体成员戮力同心合成了这本厚重的草案修改意见。可以这样说,我们所有人员在这特殊时期完全与草案合体了。

讨论从草案的命名开始。曹叠云博士综合运用体系解释、比较解释及历史解释,分十个层面阐释了“法”与“法典”的区分。曹叠云直言:“用‘民法’而非‘民法典’命名的建议,是我个人坚持的观点。我预判这一建议可能得不到立法机关的采纳,但我坚持向立法机关呈现自己的确信,是表明一个法律人对法的忠诚,借此希望大家遵循法律人对法旨趣不求名利的追求。”

宏观把握之高屋建瓴和微观雕琢之细致入微,体现了立法学博士对法的理解与对条文的把脉的高超立法技能。曹叠云的修改建议有这样的表述:“第九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建议将“、”修改为为“,”;删除“有利于”之后更简单明确且并无不当。”

“顿号改为逗号”的细节把一个法律人的严谨展现得淋漓尽致。

王彪律师则对草案六百四十二条、第六百八十三条和第七百零一条分别提出了删减和增加的意见。

严晟律师分别对草案第七条、第十条、第十二条和第十九条提出了修改建议。

------

讨论在理性商榷与激烈碰撞中从早晨持续到了午夜。期间,关于一个条文“撤销”二字的去留,年轻律师李瑞君与五十多岁的许健律师争得面红耳赤,引出了许健竟在午饭时向曹叠云讨要白酒平复情绪的趣闻。

为了论辩“缔约过失责任”这个概念适切的使用场合,李创律师端出了一部又一部法学著作。

每遇关键节点,曹叠云总是从自己的大布袋里取出《德国民法典》、《意大利民法典》等国成文民法或我国台湾地区施行的“民法”释疑解惑。

经由全体成员讨论通过的九十七条草案修改意见汇总成册,定格在了清明节的午夜。

几天过后,参与研讨的团队成员惊喜地收到曹叠云博士通过“民法典草案立法意见分工讨论”微信工作群发送的红包和留言:对草案修改建议的合体版“已大体成稿,并已正式提交相关机构!大家辛苦,大家关注,自我欣赏,自我发挥!历史或会有我们的印痕!”

 

我们的智慧融入民法典

 

5月30日,民法典颁布后的第一个周末。曹叠云深切关注着各界对民法典的解读。当他读到这则消息“民法典最后阶段出现了40余处实质性修改及100余处改动”时,立即指示助理须在官方公布民法典版本的第一时间,将法商院院对草案提出的修改意见与民法典进行逐条比对,检索法商院的修改意见与民法典表述一致的条文。

六月一日,新华社发布了授权公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当日深夜,助理向曹叠云报告了比对结果,团队提出的修改意见与民法典的四个条文表述基本一致,分别是:

法商院胡可言研究员提出的,以“一方面,《合同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与上述修改后的表述一致,使用的表述为‘确切证据’;另一方面,若仅要求‘有证据’而不要求证据达到‘确切’的程度,极易造成应当先履行债务的当事人滥用不安抗辩权,造成交易秩序紊乱。”为理由的修改建议“将本法第五百二十七条的‘证据’修改为‘确切证据’,防止造成不安抗辩权的滥用。”

法商院研究员、曹四化律师提出的,“三种情形原因应默认为出租人造成。因此,只要出现三种情形之一,就应赋予承租人法定解除权。当然,承租人造成除外,也就是说,只要不是承租人造成,即便是出租人之外的原因造成,承租人的解除权也不应排除。进一步说,出租人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而非承租人承担‘出租人造成’之举证责任。”因此,建议“将七百二十四条中的‘因出租人’修改为‘非承租人’”。

曹四化以“协调《民法总则》、《合同法》内部秩序,预防规则冲突,以致出现法的适用矛盾”为由建议删除第七百三十六条。民法典删除了“掩盖非法目的”的表述。

法商院研究员、许健律师提出的,民事法律不能授予行政机关撤销因胁迫而缔结婚姻的权力,建议删除第一千零五十二条第一款中“婚姻登记机关或者”的表述,修改为“因胁迫结婚的,受胁迫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

激动、喜悦洋溢在了曹叠云博士的脸上。他说:研究人员分别从法理学、立法学、法哲学和语义学及逻辑学等多个视角,综合运用字面解释、体系解释及历史解释的方法,逐条、逐句、逐字进行反复推敲,形成理据兼有的独到的修改意见是对民法典的贡献,是法商院一直以来坚持参与国家各个层面立法活动培养的法学养的有一次质的提升。民法典融入我们法商院智慧的事实表明,法商院有理由、有实力为民法典的精确解读与正确实施做出更大贡献。

附记:就在本纪实的写作进入尾声时,我们获悉,曹叠云以法商院董事长的名义提出动议:将在深圳市现代法商研究院的2020年度大事本记录全部参与草案修改人员的姓名:曹叠云、赵建平、李创 、陈则灵(女)、王雅娟(女)、 严晟、 李瑞君(女)、 蔡宜祥、 岑建丹(女)、 胡可言、  杨云(女)、 许健 、曹四化、 王彪 、曹冲、胡家美(女)、 刘珍(女)、 易璇。

曹四化、王彪、严晟、李创、陈则灵、胡可言、杨云对本文有贡献。

述评

参与立法  律师当为能为

 立法,关乎国家法制体系的建设,关乎建设法治国家的进程,关系社会资源的分配,关系权利与义务的平衡。

国家兴衰,匹夫有责。作为共和国公民的律师,积极向立法机关建言献智,既是公民权利的实现,也是对国家应有的担当。

 “一个优秀律师必须具备一些基本素质:对法的真切领悟的直觉,对法律精确解读的能力,根据法律规则穿透案件事实的洞见。”立法学博士、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曹叠云认为“参与立法活动,是培养律师法修养,提升律师理论与实务能力的最佳途径,更是成就一个优秀律师的不二法门。”

曹叠云立法团队运用扎实的立法理论基础和丰富的立法实践,主动坚持不懈地有序参与立法活动,不仅赢得了国家立法机关的尊重,还多次获得了参与领衔立法的宝贵机会,为律师开辟了一个广袤的执业领域。

仅在去年,曹叠云立法团队就参与了深圳特区平安条例、深圳特区无障碍建设条例的废立和修订工作,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法治社会贡献了力量。

也是在去年,曹叠云立法团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家生态环境部、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以及河北省人大常委会等立法机关提出了百余条立法建议,得到了部分立法机关的真诚回应。

在全民战疫的今年前几个月,曹叠云立法团队通过系统研习,逐条分析,字斟句酌的解读,为民法典草案征求意见稿提出了142条修改意见,并向国家最高立法机关提交了经由团队提炼出的九十七条修改意见。民法典以精确的表述修正了民法典草案的文字瑕疵。曹叠云团队以其全部修改意见中的四个条文的表述与民法典的表述一致,彰显了团队的立法实力,把握住了参与盛世修典的伟大历史机遇,为职业未来夯实了坚实基础。

“律师应当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曹叠云说:“律师法的这一精准界定,是对律师的基本要求,更是律师执业的基本遵循。只有通过立法历练的律师,才能更好履行律师职责。”

  建设法治国家,立法是关键。在民主立法、科学立法理念不断深入人心的中国,律师,作为法律共同体的一支中坚力量,应该,也必然能够为建立、健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发挥重要作用,为建设伟大的法治国家建功立业。曹叠云律师团队积极参与立法,赢得了广泛认同和尊重,这,应当能给予律师明确的启示。